WENYUZHAI YILIN WANG                     专题报导
 2017年12月17日  您现在的位置:文彧斋艺林网(06新版)>>专题报导>>王华南先生作品——温润清淳格自高·孙克

王华南先生作品



作品:雪漫灵山


作品:深山探宝
    □画苑闲谈    □艺术评论   □考研鉴赏  □学术研究  □人物述评 

 

            温润清淳格自高
                            ——王华南先生画作读后            ·孙克
·

    王华南先生是北京画院的老画家,专擅山水,尤精于雪景,当今画坛堪称独步,但先生夙行谦谨,加以身体欠佳,画界活动极少参与,至今画名未能广为人知,而先生从不以此为意,当今之际,这种精神实令人感偑。
    先生自幼喜爱绘画,悟性很高,师从山东著名画家李程九,在传统山水画方面打下了扎实的基础,程九先生擅长雪景山水,(曾在上海拜国画大师吴石仙为师学画)并参加廿年代中日绘画联展还刊印于画册之中。华南先生于兹获益匪浅。他很幸运地保存下来的雪景“解冻”(1934年画)和《古松》(1937年画),均是华南先生自己早年的佳作。其后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中,先生时时不忘写生和默写,尤其常画山区里冬日的雪景,他后来所绘雪景山水如此传神,确与此特殊体脸分不开的。早在三+至六+年代初期的作品中,先生已经显示出扎实的传统笔墨功力和处理写生与传统技法程式这一矛盾一体时的极好悟性。由人品洎乎画品,尤其难得的是画格很高,画路很正,洋溢在他的作品中自有一股温厚淳雅,清新和谐的气息。他的作品初观时似觉平易,反复再阅颇有甘美回味之余地。就是这样一位有才华的画家,也是多年埋没,令人叹惋。相信接近过华南先生多少了解他的人都会和我有同感。
    先全早年参加抗日,以革命工作第一,作画只是业余耕耘。五十年代来到正在筹建中的北京中国画院(北京画院前身),担负领导工作多年,为画院建设贡献了最可宝贵的年华,但他仍在工作余暇不忘笔耕,辛苦勤奋取得了成就实属不易。平时先生常结伴外出写生,从许多作品看,确是升堂入室,前途有望,他也的确画出了许多好的作品,但不幸十年浩劫降临,在先生将近知命之年,无疑在艺术道路上设置了难以逾越之障碍,以后他正式从事画家生涯,又不幸患了脑疾,当稍有恢复后仍奋力作画,我偶然过访,见他行动迟缓,眼神不好,但仍坚持操笔,不向困难低头,这是爱艺术过于生命的人才有的毅力与精神,令我深深感动。
    大约十年前.我作为(中国画)杂志的编辑,有幸观赏先生的作品,深为他的雪景山水中那份静穆幽深的情致所打动,这次又有机会重新欣赏他的许多作品,体会更进了一层,在此愿略陈一二。
    读华南先生的画,我感到最难得的是洋溢于画面上的温文和静的气质,正如看传统优秀的作品,一种文气和静气会扑面而来,先生的作品几乎没有画人们常犯的“习气”,这“习气”便是黄宾虹先生指出的“江湖”和“市井”二气,“庸史之画有二者,一江湖,一市井。此等恶陋笔墨不可令其入眼,因江湖画近欺人诈唬而已,市并之画求媚人涂泽之工而已”。在艺术走向市场的今天,一个消极的方面便是“江湖”“市井”气的作品大大增多了。以一味犷猂霸恶为豪放,以甜俗软赖充斯文,欺骗和误导了欣赏者的审美趣味,偏偏是这些“伪劣产品”在种种“包装”之下充斥书画市场能不令人产生“黄钟弃毁,瓦釜雷呜”之叹!
    从作品中可以充分体会到华南先生始终是热爱艺术和忠于生活的,五十年代中国画坛上最流行的是“改造论”,为克服中国画传统中积淀的辗转临摹、生气荡然的毛病,强调画家写生达到矫枉过正的程度,除了少数老年定型的画家外,几乎没有不受此影响的,华南先生同样不能例外,他许多件成功的作品都是深入山区写生归来,根据印象重新加工整理的,不仅有取材的丰富生动和写生的直观性,同时又有删繁就简画面谐调单纯,笔墨皱染有致值得玩味的长处。如《沂蒙山区》、《登旗杆山》、《深山探宝》等,都是予人深刻印象的。像《深山探宝》,我反复欣赏,感到布局饱满,层次丰富,笔法生动,状景述物变化而有节奏,皴点既合于山石结构,又不乏传统意蕴,堪称高手力作。当然也有的作品写生味较多,以致使人感到艺术中“自我”精神稍欠,对此我感到亦可理解,一方面当时先生受时风影响,极力捐弃“自我”,努力在自然景物的客观丰富性与传统笔墨技法语言程式中间寻求平衡,另一方面也如许多前辈(如林风眠)所指出的:画家努力修范,有如春蚕做茧自缚,必得成熟到可以咬破外壳时才会成美丽飞舞之蛾蝶,这也是虔诚的艺术家必经的过程。然而这一不足之感,在我看他的雪景时,却完全的得到弥补而满足。
    “白雪”是大自然赠给人们最美好的礼物,可以说自从山水画独立成科之后,即不乏雪景的描绘,五代之后,雪景更是山水画家们常绘的题材,见于记载的很多,流传下来的也不少。其中我最醉心的有两件:一是传为范宽的《雪景寒林图》,一是黄大痴的《九峰雪霁图》,尤其是后者,就中国传统工具技法来讲,表现雪后群峰的静谧莹洁,大自然的深邃澄澈,实在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歩。看到华南先生的雪景山水,令我很自然地想到古人的优秀之作。当然,一个现代人的审美观和古人是有所差别的,但是给我印象最强的一点,就是华南先生雪景图中的高度概括的语言,他把自己置身于雪景之中,从而把雪的魅力、雪的苍茫浑厚、雪的洁白纯净,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于作品之中,这全然是画家创造的美的境界。是华南先生超乎了自然景物,同时又融进了自己写生观察后的新鲜印象,如《雪山驮运》、《雪漫灵山》、《寨上银装》等佳作,都具有他自己独特的风格。
     华南先生画集出版在即,约我写点文字附于卷首,前辈如此推重令我提笔惶恐,只是感到观赏先生的作品,必须静下心来,反复揣摩玩味,方能体会其气息之清雅,回味之醇厚,其品格之不同凡俗。同道诸君不知以为然否?
                                            一九九四年初春于北京

注:上述文章原载《王华南画集》卷首  孙克·美术评论家

A.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点击数字进入页面 □□□□
(网页)版权所有·北京文彧斋主办 网站管理:吴秀华 电话:64715973 信箱:wen_yuzhai@163.com
北京文彧斋艺林网 负责人兼艺术总监:关增铸    京ICP备05064029号 (200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