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YUZHAI YILIN WANG                   九州杂谈
 2017年12月17日  您现在的位置:文彧斋艺林网(2014版)>>九州杂谈>>联想·再见已是千古魂――记清史专家冯其利·作者:增铸


冯其利先生
1949——2014





《寻访京城清王府》
作者冯其利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精雕细琢的乾隆陵


索家坟御赐碑盘绕在石碑头顶的
负屃雕刻精美


索家坟御赐碑碑座赑屃被砸后
现移到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


上图被砸的碑座赑屃,完整石雕型应该是这样。



联想·再见已是千古魂
――记清史专家冯其利


作者:增铸


    六十年代,有个爱好“剪报”就是把自己喜欢的文字资料从报纸上剪下来,按天文、地理、医药,文学、历史、艺术,等分门别类贴到废旧杂志上以待日翻阅。七十年代,我还订了几种期刊,“诗刊”、“民族文学”其中还有“考古”。我见“北京晚报”接长不短的刊登属名冯其利的“豆腐块”实地考查小短文,所以,我把他的“剪报”资料归到了“考古”一类。那时经济拮据,这点工资,除吃饭,就是新街口(新华书店斜对面)中国书店,旧书很便宜,几分钱一本,向新知识出版社出版彭楚南著《汉语》8分钱,这类小册,比比皆是,每次收获不小,我的词书、典集,古籍大都从这里掏唤来的。读书,使我们后来成为朋友的共同点。
    那时,对他,我还“不识庐山真面貌” 八十年代,岱岩先生请我到他家座客,同时还有两位,傅耕野先生,另一位,也是第一次见面,一个精神小伙子,也就三十岁多点,正是“火红年代”身穿一身劳动布工作服,透着一股干净利落劲,真正八板的工人阶级,说话有些腼腆,他比我小几岁,算是同代人,初会,并不生分“酒逢知己千杯少”一见如故。
    我这人不爱主动上门打扰别人,一般活动参加也少。属于“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人,没有黑白两道通吃的本事。但是,一般人,用着我,我也是在所不辞,用北京话讲,这是人家看得起你。俊民25号中午打来电话,第一句说:“关老师,跟您说一个不好的事情” 我一听有点蒙,我想,能会有什么不好的事,论到我头上。他稍沉一下,接下来说,我老师冯先生,去世了,真有点“报丧”的口吻。过去,报丧不能进亲友家门,要等候于门外,当亲友出来时,突然闪出,跪地磕一响头,泣告丧情,称“下报单”。 确实突然,真让我料想不到!他说,本来不想跟您说,您那么大岁数。我说,没关系,有什么事你直说,“啊,明天早晨六点我们从北京同仁医院直接奔火化场,是为避高峰堵车。” 我说:“明白了,明天六点之前,我一定赶到”。晚上,俊民又来一次电话说,我们去车接您。按老理儿的规矩 “不迎不送丧家礼,自来自去吊客情。”。我说,不用,自个去。人家考虑周全,从望京到同仁医院,公交、城铁最快也待一个半小时,就是多早出来也没用,早班车5点半发车,只有半小时功夫,这么早,要打不着“的”那就瞎子。确实如此。
    倒插笔,话说回来,朋友“友谊长存”就好,未必推杯换盏,我和其利一别,近在咫尺,各忙各的,心相知,义相在,足以。俊民一次,来我这座客,提到冯先生,得了“脑中风”。我想,怎会那,我是个急性人。说,你和他家约个时间,咱们去看看他去。就这样,事隔三十年,这是第二次见面,人非旧貎,手握持久,泪水几乎夺眶而出,他隨不能说话,张嘴点头,表示听到了,明白我的话。
    以后的日子,我与俊民通话,每次都问下儿病情是否好转,听说他能坚持蹬上六层楼梯,我心感到宽慰,约同俊民今年过节去再看他。
    他是一个填补清史一页空白的专家,是满族的朋友,也是受人尊敬的民族团结典范。溥杰先生在世时说“冯其利不容易,他做的是我们自己都做不了的事,你们都得帮他。” 可以说,北京清史坟墓研究足迹与之他接触的老知情人随着时间推移已是绝响,他所踏过的痕迹前无古人,后有来者,想要取得这样成就,难。所以,说他的离去是北京文史这方面的一个损失,一点儿不为过,句正意达。
    “上至陶唐祭冢茔,秦坟高起汉皇陵;庶人凡葬无封树,墓用西方古不兴。” 概述了中外古今墓地。美国立国不过三百多年,也就是相当清代,但对历史尤为重视,博物舘的规模与之藏品及管理模式且不论,就代表性墓地,林肯墓,作为一个资产阶级革命家,是一座仿古希腊巴特农神庙式的大理石构建的古典建筑。受到细心呵护。成为华盛顿有名的一大胜景。茶花女的墓,位于巴黎东北角的蒙马特尔公墓区内。茶花女的墓为石筑,形制颇高。两侧刻着她的真名实姓:“阿尔封西娜·普莱西(1824.1.19-1847.2.3)长眠于此”。 也就是160多年 ,法国是一个有着浪漫色彩的国度,墓地,虽无亲属,可她的墓前,一年四季却不断有各种各样的花摆在那儿,这是世界各地游客从四面八方给她带来的心意。让人感到温馨。印度,泰姬陵名列世界七大奇迹,是印度古老文明的象征,到了印度的游客一定要踏访泰姬陵,它代表国家的一个标志。俄罗斯虽然政权更叠,社会制度有了变化,但对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的遗体仍然在红场中占有重要位置,由红色花岗石和黑色长石建成,安息躺在水晶棺中清晰而端详。身上覆盖着还是苏联国旗。国家每4年任命一个政府委员会,成员包括卫生部长、权威解剖学家、病理解剖学家和生物化学家,任务是对遗体全身进行检查并核对一切必要的数据。该委员会每隔5—10年从遗体取样化验,护理遗体的防腐秘方被列为尖端科技项目,一级机密。1994年,列宁墓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世界历史文化遗产。马克思墓,德国不接纳,因为长期旅居英国也得到宽容对待,他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科学共产主义的创始人。伟大的政治家、哲学家、经济学家、革命理论家。墓碑上镌刻的碑文每个字都为金粉描成,马克思墓经历岁月飘摇,依然是那么庄严、肃穆、整洁,确实给我们这些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东方人以心灵的震撼。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仍有不少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们,用自己的行为表达着对这位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的崇敬之情。以上所有,是一个国家文明道德的体现,对人的尊重,对历史的尊重。以此为镜,反观近百年中国,自辛亥革命,结束几千年封建帝制,应该是文明建国,进入民国倡导三民主义现代文明,1928年6月干出一桩震惊全国的丑恶事件。掘陵盗墓把乾隆皇帝及慈禧太后的陵墓毁掉,口口生生的中山信徒实际一帮军阀土匪,千古大帝,乾隆的陵寝破坏程度比慈禧的还严重,乾隆的尸骨也不知去向。传说同治的皇后是吞金死的,他们开膛破肚翻肠倒胃,五脏六腹拽到体外,惨不忍睹,伦理道德退化到如此地步,倒行逆施,伤天理,灭天伦,愧对祖先留下来的德行,《史记 · 秦始皇本记》载: “ 秦不绝其祀(不挖别人袓坟),以阳人地赐周君,奉其祭祀。被历代示为暴君秦始皇还对前朝周君奉其祭祀受礼遇。汉继秦制,汉高帝刘邦下旨给与“秦始皇陵置守冢二十家(护陵守冢)”的最高规格。清代顺治帝,义收明崇祯尸体,敇建思陵安葬。上行下效,这就是传统。现代人文明不在,又人心不古,剩下是利益驱使,空喊口号,要继承传统文化,口是心非。时至“文革”初衷与结果相差甚远。以“破四旧”为名,帝王将相,才能子佳人,孝子贤孙,都是封建余孽,幼稚到不知什么是文物,其(狭义)祖坟、墓地,广义为古坟墓,就是文物,不管大小,全属“打砸”之列。我住海淀区南太平庄索家坟,红联南村,孩童时代常到索家坟三个大坟丘旁边抓蟋蟀,高大墓碑,上雕刻着负屃,身似龙,雅好斯文,盘绕在石碑头顶及两侧,石碑造型古朴,碑体刻制精致,字字有姿,笔笔生动;艺术光彩的碑文和图案文龙衬托这些传世的珍品,碑座为赑屃,又名霸下,形似龟,平生好负重,力大无穷,碑座下的龟趺是其遗像。装饰得更为典雅秀美。它们互相盘绕着,看去似在慢慢蠕动,和底座的霸下相配在一起,肃穆壮观。中国古代传统墓地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艺术,就凭这份传统艺术也是文物精品,阶级斗争,斗争了活人,斗死人,挖坟掘墓,魑首龟趺,砸成这个样子(如图示)。人们无动于衷,是麻木,是无奈,还是……。
    百年间,不断扫荡遭到破坏。冯其利为挽救这些史料他成了编外义勇军,用毕生精力,孤军奋战,积劳成疾,虽文考著述颇丰却病魔缠身。当我第三次见他,阴阳路已分,伤心成永诀,看眼前,想当初 “四人相聚魏公村,刹那已过三十春。野冢迹湮独自考,再见史君千古魂。”到此话别。

 

 1.2.3.4.5.  2005版九州杂谈点此进入□□□□□
文彧斋艺林网免责声明:本页为友情推荐版,作品当事人或作品继承人如提出异义,立即通知我们我站会及时更換,谢谢合作
(网页)版权所有·北京文彧斋主办 网站管理:吴秀华 电话:64715973 信箱:wen_yuzhai@163.com
北京文彧斋艺林网 负责人兼艺术总监:关增铸    京ICP备05064029号 (2014-12-3)